汽车资讯

士农工商中排第三位的工,在社会中有何层次?发挥着何

发布日期:2020-05-21 04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千百年来,农业一直被中国统治者看做立国之“本”,在商鞅变法明确了重农抑商的原则后,中国古代历朝大多都执行重农抑商的政策,由此衍生出最为稳固、横亘于中国社会几千年的自然经济。在自然经济下,广大农户自己所需的大部分手工业品均可自家生产,所用的原料也大都是自己种植和采集所得,实现自给自足、男耕女织。

作为依附于农业下的手工业中的典型代表,士农工商中排倒数第二的工,他们在社会中位于什么层次发挥着怎样的社会价值呢?

明代对匠户制度进行改革,将元代编入专门“匠籍”以强制役使的匠户制度改为轮班轮作,在定期服役的时间之外,匠户可以自制成品进行市场销售,成为半自由的手工业者。与以前专业工匠长期处于政府的管控之中已有了一个很大的不同,且江南地区是最早出现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生产关系,所以,此次分析我们就以明代江南地区的工匠为例。

明代江南工匠大致可分为业余、熟练、精湛、技道和创新五类工匠,在思维和技术层次中,他们的数量构成好比金字塔,底端基数众,愈往上愈高,人数则愈少。生计层次的业余型工匠

处于底端的业余型工匠人数最多,大多是家庭手工业者、散工,许多人大多是偶尔做做活或者初涉门径,如明代的戏曲作家高濂养生在其养生著作《遵生八笺》曾记录过偶制提盒、提炉、备具匣和韵牌等游具、叶笺等文具。

仔细观看他们的作品,发现他们大多都是以艺术性和观赏类为主,比如明代女画家薛素素不仅“小楷尤工,兰竹下笔迅扫,韵复高胜”,擅山水、人物、观音画和刺绣女红,而且能“挟弹调筝,鸣机刺绣”。农家女子也受重利之诱,不擅织作也纷纷从事缝纫织作。这些工匠大都出于生计需求从而做些散工。生活层次的熟练型工匠

熟练,是古代工匠的技艺最基本要义,古人崇尚“一技傍身”的信念,笃信频繁变动职业会浪费时间,他们凭借自己的一技之长讨生活,《韩非子?解老》云,工人数变业则失其功,作者数摇徙则亡其功。所以眼明、心细、手巧、专注、勤奋的人,往往成为匠事的不二之路。

相对资本型手工业生产中分工明确、专攻特定环节而言,由熟练匠经营的作坊往往集制造、加工、展示、询价和交易于一体,呈现了个人化、全过程和完整性的特征,如常州的银工,心、眼、手高度一致,制银步骤通达谙练,出神入化,也或像《续金陵琐事》记载的“刻木为舟”那般,极力追逐技巧的繁难复杂。

服务社会的精湛型工匠